相亲相爱一家人

                2019-06-15 22:27:59 作者:   来源: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

                在山西省长治?#26032;?#24030;区王公庄,有一户极为普通又极为不普通的人家。在工厂的?#23548;?#37324;,在学校的教室里,在农村的田野里,他们瘦弱的身影,显得普通得再不能普通了。但是,当你走近他们的家庭生活,走近他们的历?#32321;?#36801;,走近他们的情感世界?#20445;?#20320;会陡?#29615;?#29616;他们是极为不普通的一家人。

                (一)

                父亲孙有勤与共和国同龄,出生在山西省壶关县一个深山区的小山村,21岁时圆了“穿上绿军装,扛枪保国家”的儿时梦想,1970年参军成为高炮部队一名测距手,?#25991;?#20809;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与邻村姑娘郭桃兰结婚,1976年大儿子孙学斌出生,1977年复员回村。1978年二儿子孙喜斌出生,1981年三儿子孙红斌出生。

                五口之家辛劳而快乐的生活,随着1984年6岁的喜斌、3岁的红斌?#29615;?#29616;患有“血友病”而骤?#29615;?#29983;了变化。父亲孙有勤一夜之间头发全愁白了,母亲眼泪汪汪,人整个瘦了一圈。医生、专家对“血友病”的描述,让孙有勤夫妇陷入了绝望无奈不甘的阴?#24403;?#20919;的困窟之中。两个孩子是“玻璃人”不能有创伤,不能被推搡,甚至走路都不可以过度用力,孩?#29992;?#27491;常的蹦蹦跳跳都在禁忌之?#23567;!?#24590;么办?怎么办?”寻求生的希望成了终日提心吊胆生活在经济和精神双重巨压之下的孙有勤夫妇唯一念想。

                1985年的一天,意?#29616;?#20013;的意外发生了。聪明活泼的二儿子喜斌背着家人拿起一个酒瓶跑出去玩了,玩着玩着连人带瓶子掉进了街?#26029;?#37051;居的猪圈里,沾了一身猪粪不说,更可怕的是破碎的瓶渣剌伤了小喜斌的手,血流不止。村卫生所止不住,乡卫生院止不住,县医院住了两个星期仍然止不住!在政府有关部门和众多爱心乡亲们的多方帮助下,转到长钢医院,两个多?#28510;螅?#20260;口终于愈合了。这件事情让孙有勤夫妇下定决心——举家迁移到平原,为孩子选择一个能够更多避免日常身体损伤的生活环境!迁出迁入两地行政、公?#30149;?#27665;政各相关部门以最快的速度办理了迁移?#20013;!?#20065;亲难舍,故土难离”啊,要走的那一天,整个山村每一个人,?#22303;?#24179;时有病?#28304;?#30340;老人都来送行了,村支书把党员介绍信装进孙有勤贴胸的口袋里,长满老茧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久久不愿松开,“有啥事了,吱一声!”邻?#29992;?#26377;送?#36335;?#30340;,有?#22303;甘车摹?#27882;水合着叮咛,生死离别的感觉?#20004;?#20173;然萦绕在全家人心头。

                (二)

                父亲孙有勤被安排到村办企业上班——长治?#26032;?#24030;区王公庄村用最?#37202;?#30340;形式,?#38431;?#20026;着向疾病作斗争迁徙而来的孙有勤一家。

                “一搬三年穷?#20445;?#26356;何况平时有两个儿子大项医疗费用支出,孙有勤一家除了瘦骨嶙峋的大小五个人,家里空空荡荡,别无长物。读初中的大儿子孙学斌在学校?#20146;?#29992;功的学生,在家里是特别勤快的孩子,父母的艰辛愁苦和二个弟弟时时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成为他“早熟”的催长素。“怎样才能分担父母的忧虑负担,怎样才能给弟弟们治好病?”成了他心里?#21448;?#19981;去的“天?#30465;薄?#20020;近中招的复习阶段,他离家出走了。30多个日日夜夜,找遍了田里的瓜棚,村外的机井,?#36864;?#26377;大儿子学斌可能去的地方,丝毫没有儿子的踪影。从来没有掉过眼泪的孙有勤当着爱人郭桃兰?#22303;?#20010;已经懂事的儿子,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过了近半个月,父亲孙有勤终于挺过来了,“没有了你,?#19968;?#24471;过,你两个弟弟还指望我呢!”他白天带领全家人在战友邻?#29992;?#24110;助?#36335;?#30422;漏雨的房顶,晚上还要去厂里上班,在一次协助工友上料时?#29615;?#24555;旋转的机器抛起的钢筋打断了胳膊?#22303;?#20010;手指……。

                从乡亲?#20146;?#37324;知道父亲出了工伤不省人事的消息,大儿子孙学斌连夜从打石矿上赶到了医院父亲孙有勤的病床前,抱住昏迷中的父亲涕泗横流。全家人在抢救父亲的病房里团聚了,孙有勤?#25307;?#36807;来一眼看到郭桃兰她娘儿四个?#20445;?#33485;白而疲倦的?#25104;?#32509;开了笑容,“咱们家遇上了天大的困难,可党和政府没有忘记咱,战友邻?#29992;?#26377;看不起咱,学斌?#20392;?#23478;的希望,一定要好好上学,有了知识才?#24515;?#21147;报效国家,报答我和你娘,帮助你有病的二个弟弟!”父亲语重心长的话,给学斌指明了方向,也给全家人点亮了希望。从此后,全家人不再忌讳疾病,不再掩?#21355;?#38590;,原来被愁苦?#21592;?#27668;馁紧紧裹挟封闭压抑的家庭气氛,重新获得了阳光、力量和温暖,全家人真正拧成了一股绳。

                当年中?#26657;?#22823;儿子学斌顺利考上了长治市太行中学,1997年考入大同大学。大二的时候把二弟喜斌带到自己身边,安排已经20岁、连小学?#27982;?#35835;完的喜斌白天上美术培训班,晚上补习文化课。自己边勤工俭学边辅导喜斌学?#21834;?#37027;时候兄弟俩真是拚了,“一切为了喜斌能考上大学?#20445;?#23398;斌放弃了爱好,放弃了考?#26657;?#29978;至放弃了休息。恋爱中的对象也加入到“拚搏”中来,和兄弟俩一起吃清水煮土豆。喜斌为了恶?#39592;?#32570;的基础知?#21486;?#31455;然把一本《新华词典》手抄了一遍!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20445;?001年孙学斌大学毕?#30331;?#20809;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孙喜斌通过普通高考(没有申请享受国家有关残疾人?#38469;?#30340;优惠政策)被吕梁学院美术教育设计专业录取。伤残的父亲孙有勤在村委?#22303;?#23621;战友支持帮助下,盖起七间平房,全家从出租屋搬进了崭新的家。“学斌辅导喜斌考上大学了!”一时间,他们一家成为长治?#26032;?#24030;区最励志的新闻,成为许多家庭、许多哥弟姊妹学习的榜样。

                (三)

                “这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20445;?#22312;父亲孙有勤受伤住院时医护人员讲的这句话,成了全家每个人心里一?#24471;?#20142;的灯。二儿子孙喜斌向大哥学斌学习,2005年主动放弃专升本的机会,应聘到“星海艺术专科学校”任教,同时把已经24岁、因“血友病”小学没有毕业的三弟红斌接到自己学校,白天上美术课,晚上补习文化。但终因刚参加工作收入微薄、生活太过艰苦和?#38469;?#30149;人等因素,两人同时病倒了。大哥学斌闻讯火速从河北赶来,把他们接去住院治疗。

                2003年大儿子孙学斌?#22303;?#29233;四年的大学同学张育蒲结婚。深明大义,通情达理的张育蒲主动承担起“嫂娘”的责任,为了培养两个弟弟成才,大哥大嫂先是推迟婚期,后是推迟要孩子、推迟考?#23567;?#25512;迟买房,婚后仍住在单位的集体宿舍里。等到2006年三弟红斌考上大学了,他们才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2008年?#24597;?#20102;自己的房。他们深深地懂得他们扛起的不仅仅是弟弟们成才、弟弟们必须维持的医疗费用,他们扛起的还有全家人的信念和希望,还有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和精神!

                2006年,三儿子孙红斌以坚韧的毅力和优异的成绩,考入“太原理工大学美术系平面设计专业?#34180;?#22312;大学里,他们兄弟三个是生活上最艰难的,同时也是学习上最用功的、成绩上最优秀的。时常有老师或记者会对三兄弟在学习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奇迹探究原因,作为“排?#32321;?#30340;大哥孙学斌总会认真的回答:“就是信念+专心。与其说父母遗传给了我们聪明,不如说父?#22797;?#25215;给了我们在逆境中生存的习惯。”

                2010年,当听大儿子孙学斌电话里说“红斌处对象了!”孙有勤、郭桃兰老两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让大儿子学斌“大声”连续说了三遍!眼看着大儿子成家立业了,两个有病的小儿子也在老大的培养下考上大学,有了生活自理的能力,老两口悬着的心慢慢放下了,可两个小儿子“娶媳妇”的事,连想?#27982;?#25954;想过。倒是时常念叨着“?#36855;?#20457;还能动弹,给俩小的抱养俩孩儿吧。?#20173;?#30334;年之后,他们病了跟前也有人伺候。”2011年,二儿子喜斌告诉父母“我要去江西跟对象见面。”孙有勤郭桃兰老俩口惊喜的简直要晕了,他们惊喜的是二儿子喜斌处了一个江西医学院的大学生。2012年?#33322;冢?#27426;?#26029;?#21916;为三儿子孙红斌三儿媳李向芳举办了婚礼。2013年?#33322;冢?#39640;高兴兴给二儿子孙喜斌二儿媳刘秀兰举办了婚礼。2013年冬,孙喜斌的大儿子出生了,2016年二儿子出生了。

                为了照顾父母,也为了实现自己创业的梦想,二儿子喜斌、三儿子红斌都带着媳妇回到了长治?#26032;?#24030;区王公庄。他们曾考上教师、村官,?#23478;?#36523;体原因,不得?#29615;?#24323;。他们曾尝试过烫画、剪纸、古建彩绘,也因身体原因放弃了。经过多方论证、请教多名老师,在村两委和潞州区民间文艺家协会的大力支持下,最后他们决定主攻雕塑中的圆雕,圆雕中他们又选择了泥塑,走文化兴村的路子。2013年在市区文化局和民间文艺家协会推荐下,孙喜斌孙红斌携泥塑作品“抗战系?#23567;薄ⅰ?#19978;党民俗系?#23567;?#21442;加山西省首届文化博览会,荣获金?#34180;?017年孙红斌获“长治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泥塑艺术传人?#32972;?#21495;,并成为“山西省雕塑协会会员?#20445;?#29579;公庄被授予?#28595;?#22609;文化村?#34180;?#22312;这期间,大儿子孙学斌考入?#26412;?#24072;大研博连读研究生,后公费赴英留学,终于圆了他攀登学术高峰的梦想。

                尾声:荣膺山西省首届文化博览会金奖归来,为了给三弟孙红斌更广阔的创作、发展空间,孙喜斌主动选择了面塑“潞州百虎”的创作。当孙喜斌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大哥、三弟?#20445;?#20182;们不约而同地说:“如果有来生,我们一定还要做父母的儿子,还要做亲兄弟!” (作者: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记者郝迈,通讯员田雪、冰儿)

                【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社长郝江华 推荐】


                相关文章

                  ?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35745;?#25991;章

                最新文章

                山西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堡垒之夜棉花糖 急速赛车开奖官网168 战东风彩金 微乐福建麻将下载安装 疯狂赌徒2闯关 完美世界和新剑侠情缘 我的幸运数字查询 恩波利对那不 浙江快乐12走势图表 小鸡快跑老虎机注册